欢迎访问深圳市循环经济平台,您是平台第 13442138 位访客
当前位置:首页宣传教育 》 知识中心

“拉闸限电”背景下的绿色发展之路

发布时间:2021-10-11 来源:第一财经 作者:
近期我国多地突发“限电潮”,一些省份因“能耗双控”(即能源消耗总量和能源消耗强度双控)出台较为严格的限电控产能措施,属于主动限电,主要面向工业企业,采用“开三停四”甚至“开二停五”、“开一停六”等方法。而另一些省份则面临着突发性电力供需失衡,必须紧急通过拉闸限电方式避免电力安全系统事故,保障供电安全,属于被动限电。这种情况下不仅企业,居民生活用电也受到严重影响,让“限电”突然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热词。
为什么会出现电力供需失衡呢?
电力供给侧供应紧张
1. 原煤紧缺导致价格大幅上涨
一方面,国内能源供给侧改革效果明显,截至2020年底,全国累计退出煤矿5500处左右、退出落后煤炭产能10亿吨/年以上,煤矿数量减少到4700处以下。大量落后产能虽然退出,但先进产能却未及时增补,导致国内煤炭生产市场出现缺口。
另一方面,煤炭进口数量也呈现下降趋势。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进口国,长期主要从印尼、澳大利亚、俄罗斯、蒙古和菲律宾五个国家进口。由于地缘政治、疫情、海运价格持续走高等因素,我国煤炭进口呈下降趋势。2021年1—8月,我国共进口煤炭1.98亿吨,同比下降10.3%。
煤炭供给紧缺导致价格大幅上涨。根据商务部发布监测信息显示,8月30日至9月5日,全国煤炭价格继续走高,其中动力煤、炼焦煤、二号无烟块煤价格分别上涨2.1%、1.8%和1%。2021年1-8月,国内及进口煤炭供应量28亿吨,消费量预计为29.4亿吨,供需缺口约1.4亿吨,电厂电煤库存破五年来新低,燃煤之急迫在眉睫。
2. 煤炭价格上涨导致电厂面临多发多亏的困境
我国2019年取消“煤电联动政策”,实行了15年的煤电联动机制彻底脱钩。根据国家发改委的指导意见,燃煤发电上网电价按“基准价+上下浮动”确定,上浮不超10%,下浮原则上不超15%,这种电价机制导致煤价上涨形成的成本压力无法有效传导,火电厂多发多亏、越发越亏,从而缺乏主动增加供给的动力。
3. 新能源发电尚未形成有效的“补位”能力
从今年1-6月份数据来看,全国风电和光伏发电量占比不到10%,个别地区比例更低。为保证电网安全稳定运行,当火电出力下降时,如不能确保系统频率处于安全范围,新能源并网与消纳能力将进一步减弱,导致新能源与化石能源无法有效互补。
需求侧显著增长
由于我国率先控制了新冠肺炎疫情,并且具备完整的工业体系和产业链,自去年以来,我国对外出口持续增长,有力拉动了我国工业生产。从2020年10月开始,我国货物出口同比增速保持在两位数以上,工业用电量也持续上涨。2021年上半年工业用电量同比增长16.5%,对全社会用电量增长的贡献率高达67.5%,明显超过往年水平。
“碳中和”目标下的破局之道
突然发生的限电潮与“双碳”目标到底是什么关系?“双碳”目标之下,我们还能做到“常年不缺电”,避免出现欧洲所面临的能源危机吗?答案是肯定的,事实上只有摆脱化石能源依赖,才能真正避免供电缺口的长期存在。
针对主动限电,要立足于能耗双控的初心,即倒逼“高能耗、高排放”的两高企业通过绿色技术,实现产业转型升级与能源结构优化。政府与企业可以科学规划绿色发展路径,避免短期行为、追求短期利益。
针对被动限电,短期内,政府(发改委,能源局)已经在积极采取措施缓解燃煤供应的压力,确保有序供电,满足居民生活、工业生产的用电需求。而形成长效机制,破解全球在脱碳道路中所面临的电力供需不平衡间歇性出现的“新常态”,我们需要更加冷静客观地分析电力缺口成因背后的深层次原因。从长期视角出发,以发展的眼光,寻找根本解决能源供需平衡问题的答案。
1. 科学规划清洁能源替代路径
清洁电力代替化石能源是能源结构调整的必然趋势,但淘汰化石能源时间表不能过于激进,技术的进步与能源结构的调整需要相互呼应。在能源替代规划中,不能仅聚焦于理想状态的推演,更需要充分考虑极端场景下能源供需平衡矛盾的解决,合理规划备用电厂与备用容量的需求,加强电网的互联互通、微循环能力,改变单一的供电方式,制定周密到位的应急预案,避免突发事件的发生。
2. 加快建设新一代电力系统
由于电力在工业部门的大规模应用、道路运输和建筑大规模的电气化等,用电量将持续增长。通过构建“风光水火储”多能互补的能源供给体系、打造具备跨区域传输、双向流动的智能坚强数字电网体系、以及具备主动防御及智能决策的电力调控体系,能够有效保障高比例可再生能源的并网和消纳。通过提高用电负荷预测的准确性,提高电力系统的韧性,促进社会有序用电。
3. 合理引导产业能碳双降行动
建议政府部门从全局考虑,统筹能源链条的各个环节,理顺煤电价格传导机制,利用电力交易市场、碳交易市场、绿证机制等奖惩并举的多重手段引导降碳成本的全社会共担,提高企业主动降低自身的碳排放强度与主动寻求绿色转型机遇的意愿。通过行政命令限制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不仅不能有效实现能耗双控目标,还可能会破坏市场化经济规律,且导致报复性反弹。
4. 大力推动绿色低碳转型发展
绿色技术创新驱动的能源转型是实现能源的低碳化、清洁化和高效化的根本途径。企业需要从自身的业务链与产业供应链视角出发,充分了解本企业能耗特点与碳足迹,从而精准定位绿色转型的发力点,让低碳发展理念有效落实到行动中。同时,市场可通过创新打造绿色金融产品,为投资者与企业构建更好的产融生态,挖掘投资机遇,引导资金投向,助力全社会层面的双碳目标实现。